海警学院 历史军事 北颂 第0503章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

第0503章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北颂| 作者: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

    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咚咚小说

    张元嘴上不愿意承认,心里也不愿意承认。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咚咚小说网

    可寇季口中的话,跟他的做法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知道,他有能力让那些马贼效忠于他,也清楚他有能力让那些马贼心甘情愿的为他去死。

    可他从没有去真心实意的招揽那些马贼,也从没想过利用那些马贼去帮他完成寇季交代的命令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在帮寇季做事,寇季有能力帮他源源不断的人手,那么他就不需要费心去招揽马贼们。

    寇季冷冷的盯着张元,“你觉得,我一直让鱼游、巡马卫将士防着你。可你有没有想过,我也在防着鱼游,防着巡马卫将士。

    鱼游和巡马卫将士携手,可以防着你。

    你和鱼游携手,可以防着巡马卫将士。

    你和巡马卫将士携手,可以防着鱼游。”

    张元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寇季。

    寇季讥笑道:“觉得惊讶?”

    张元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仍旧生硬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寇季道:“没什么好惊讶的。我是一个上位者,要用你们,自然也得防着你们。跟信任无关,而是单纯的权力场上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,也是每一个经历过权力场上磨练的人必须掌握的手段。

    鱼游心里清楚,巡马卫将士们心里也清楚。

    只有你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张元脸色铁青,沉吟了一会儿,咬牙道:“巡马卫将士明明对你那么忠诚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似笑非笑的盯着张元道:“我将最大的秘密压在你身上,并且给予你强横的力量,然后把你放出去,不加约束,不做防备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张元几乎没有犹豫的道:“要么日夜难安,要么领兵反叛。”

    寇季一愣,第一次在张元面前露出了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没有说出什么忠心耿耿之类的话,不然我会看轻你。”

    寇季盯着张元道:“我从不怀疑巡马卫将士们的忠心,所以我让人防着他们,也不是防着他们反叛。而是怕他们胡思乱想,日夜难安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在大宋长大,已经习惯了大宋那一套你防着我,我防着你的规则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规则,他们会不适应。

    若是不适应,就会胡思乱想,平白的消磨意志。

    他们是战士,战士就该在战场上厮杀,而不是被那些个勾心斗角的东西,消磨了意志。”

    寇季盯着张元问道:“你不会天真的以为,没有你和鱼游,巡马卫将士们在西域立不住脚根吧?”

    张元果断摇头。

    那些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巡马卫将士,性子是憨直了一些,但绝对不蠢。

    蠢人是不可能在一次次厮杀中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没有他和鱼游,巡马卫将士依然能够立足于西域。

    他们会将寇季交代的差事,办的更简单,更纯粹。

    寇季见张元点头,说道:“我安排你和鱼游到西域,就是开诚布公的告诉巡马卫将士,你们两个是我的人,你们会盯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寇季幽幽的道:“同样的道理,也适用于你和鱼游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元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,却说不出话。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咚咚小说网

    寇季长叹一声,“鱼游看懂了我的心思,巡马卫将士们也看懂了我的心思。所以即便他们知道,有人约束着他们,依然没有流露出不满,也从未提及过此事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心里清楚,这是他们熟悉的规则,他们依旧生活在他们熟悉的规则之内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双方可以平安喜乐的相处,甚至可以性命相交。

    只要不违背他们各自的使命,他们双方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张元不同。正大光明的阳谋,在你眼中就变成了阴谋诡计,变成了猜忌,变成了不信任。你一直觉得我防着你,一直觉得我在刻意针对你。

    你一直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思考,却从没有站在我的角度,也没有站在巡马卫、鱼游的角度思考过。

    所以你一直觉得,在我手下,你一直是一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把巡马卫将士、鱼游,当成外人,所以你从没有想过去融入到他们当中。你不愿意将他们当成性命相交,不信任他们,他们又怎么可能愿意把你当成生死之交,信任你?”

    寇季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。

    张元如同遭受到了雷击,愣愣的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寇季指责他的话没有一点儿错处。

    寇季所说的三方制衡、光明正大的阳谋、规则,一瞬间都浮现在了他脑海里。

    他开始仔细回想在和鱼游、巡马卫将士们相处的日子里的一点一滴。

    一切,似乎跟寇季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。

    寇季都没有用什么阴谋诡计对付他,一直都采用的是光明正大的阳谋。

    是他想得太多。

    是他在一开始就觉得寇季会刻意针对他,所以经常用怀满了恶意的心思揣测寇季的心思。

    寇季在张元愣神的时候,缓缓起身,走到张元身边,拍着张元肩头道:“你很聪明,可惜心思太过狭小,所以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
    明明很简单的事情,却被你想的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陈、寇二人,是我派遣到你身边的。

    你知道我当初见他们二人的时候,跟他们说的什么吗?”

    张元缓缓回神,有些愣愣的道:“你让他们防着我,一旦我有不臣之心,就随时除掉我。”

    寇季摇头,失笑道:“我没说过类似的话。我只是告诉了他们他们跟在你身边。他们要做什么,要怎么对待你,全看巡马卫将士和鱼游的心思。

    是你主动走到了巡马卫将士和鱼游的对立面,总是不愿意融入他们他们觉得你有异心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对你产生的敌意。

    陈、寇二人,也因此,对你产生了敌意。”

    张元惊愕的张大嘴。

    寇季背负双手,迈步往外走去,一边走,一边道:“张元,你是很聪明,也是个人才,但我并非非用你不可。

    大宋的人才千千万万,愿意被我用的,更是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有能力取代你的人,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我要是真怕你坐大以后危害到我的话,你也不会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这番话我原本不打算告诉你的,也不打算告诉别人的。

    但我巡马卫的将士,在西域折损的太多了,我不愿意看到他们再做无谓的牺牲。

    以前我们手里没有强兵,所以必须用人命往出堆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有了强兵,就不需要再拿人命填。

   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